金属探测仪器:在考古学上的重要作用

  在过去的十年里,全国各地都有考古发现。古人留给后人留下了许多文化遗产,为我们了解古代祖先的生活提供了有力的证据。特别是近年来,中国在考古学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这确实令人欣慰。在庆祝这一伟大成就的同时,我们应该意识到金属探测仪器在考古学中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

  金属探测仪器不仅能探测武器,还能探测硬币、钥匙等金属物体。

  在考古学领域,大多数证据是金属的,如枪弹头、子弹、子弹、大炮、石榴和/或剑等。哪些证据取决于运动的历史时期。因此,战场考古学家重要的工具是简单的金属探测器。

  几十年来,由于被理所当然地认为是盗墓者的 工具,金属探测器一直饱受非议。直到 1983 年,理查德 . 福克斯和后来的道格拉斯 . 斯科特 (Douglas Scott) 通过对小大角战场的分析证明,通过系统的金属探测调查,几十年的辛苦考古工作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完成。据他们估计,金属探测员在小大角战场发掘出来的 5,000 件古器物中,用传统方式也许只能找到其中的 10 件左右。

  

金属探测仪器

 

  如今,熟练的金属探测员与考古学家和文物保护者一道工作,在战地考古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文物保护者负责精确地记录发现器物的位置,并进行 “ 封装、贴标以及作标记 ” 。 换句话说,每件古器物都被封装起来,贴上标签,放在挖它出来时所开凿的洞里,以便在将其移走用于以后研究之前查明它的准确位置并绘制成地图。

  金属探测器被越来越多地用来协助表面穿透雷达 (SPR, Surface Penetrating Radar) 及其它探地雷达系统工作。是由英国 ( Britain ) 开发出来、用于探测塑料地雷的 SPR 系统能够定位地表 30 米以下的异常物体。该系统还能提供一系列线索来帮助使用者识别尚未未挖出来的证物。

  但即使找到了金属古器物的位置,也仅仅是成功了一半。有时候,金属古器物只剩下一半原来的样子。90年代中期,在对曼茅斯战役 (Battle of Monmouth) 的分析过程中,美国考古学家们发现了许多表面斑驳的火枪弹头被压得像口香糖一样薄。为了测定原来的尺寸,一位名叫丹 . 斯维理奇 (Dan Sivilich) 、工程师出身的考古学家发明了一个公式,这个公式将物理学和化学结合在一起,用来计算任何非球状火枪弹头的原始直径。它 ( 理所应当地 ) 被称为 “ 斯维理奇公式 ” (Sivilich Formula),如今在世界各处的战地考古中每天都会用到。

百度分享

关闭